主题: 我军第一门大炮诞生记

  • 站在转盘中央
楼主回复
  • 阅读:16096
  • 回复:0
  • 发表于:2013/10/20 11:42:5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澳门永利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单拐造炮

   党中央早在抗日战争相持阶段,就提出了建立军工生产重要基地的战略部署,这是一项眼光远大的决定。当时,刘、邓首长对此极为重视。小平同志指出:“武器可以从敌人那里取,弹药必须自己造。”随后,边区各地成立了很多小型的修械所、炸弹厂(所)。 

   到抗日战争后期,随着战争形势发展,要求军事工业从过去修枪、造手榴弹,转向生产较远射程的炮弹发展。因此,在抗战胜利前的1945年初,晋冀鲁豫大军区成立了以副参谋长兼后勤部长杨立三同志为首的党政军联合领导小组,专抓军工生产。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抗日战争取得了完全胜利。但国民党妄想独吞胜利果实,消灭共产党,毁灭解放区,实际上形成了抗日战争结束而自卫战争即将到来的严峻局面。 

   为了保卫胜利果实,应付对蒋战争,大军区决定在涉县西达镇建立大型炮弹厂,还要在长治以东地区建设六个不同规模的军工厂。 

   邓小平同志指示:“军工要加紧建设,不管多么困难也得把工厂建设起来,一切保证军工。” 

  

   根据中央和大军区的指示精神,冀鲁豫区党委和军区作出了加强兵工生产的决定,于1945年9月成立了军事工业部,将原来比较分散的军工军需厂、所适当集中,统一领导。军工部由程重远任部长,徐剑平任副部长,下设***处、工务科、经管科、庶务科。组建了兵工一、二、三厂,皮革厂、纺织厂、化工厂等。其中,兵工一厂设在澳门永利县单(读shan)拐村(军工部驻地)。 

   冀鲁豫军区第一兵工厂是以八分区修械所为基础,与一、六、十分区修械所合并组成。此时,封丘、延津、汤阴相继获得解放,缴获了敌人两处兵工厂,其设备、资材与60余名技术工人也全部由一厂接受。1945年底,全厂职工223人,机械设备25台。当时,厂长为张受益,政委杨俊杰,副厂长许冠英,工务长杜茂才,技师盖亮。厂内设工务股、材料股、会计股、机工排、锻工排和钳工排等。 

   战争环境,不可能建立正规的厂房,多是利用民房或露天作业。兵工一厂在单拐就是利用该村的陈氏祠堂作厂房。全村还腾出150多间民房供职工和家属居住。村里常年有20多名民兵在公安人员带领下,轮流值班,保护工厂。 

   单拐陈氏祠堂,顾名思义是单拐陈氏族人的家祠。始建于清咸丰元年(1851年),占地面积16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60平方米,是一处砖木结构的四合院式建筑群。 

    大门面北,建于清同治八年(1869年),高5.89米,面阔2.92米,进深3.46米,门框上方悬挂“祠堂”横匾。 

    正殿建于清咸丰元年(1851年),坐北面南,面阔11.1米,进深7.65米,单檐硬山顶,抬梁式木架构,干搓瓦面。正脊为浮雕缠枝牡丹花图案,两端安放龙吻;垂脊下部安装甲鱼、狮子各一个;室内梁枋做工精细,并施以黑、白、灰、蓝、红五色彩绘,图案多为云纹、波浪纹和编织纹等,充分体现了豫北地区的地方特色;房门为六片隔扇门,门上有透雕蟠龙花卉图案。该殿为兵工厂的机器房,室内及室外游廊上安装着十几台车床。 

    正殿前左、右两侧各有厢房3间,面阔9.97米,进深5.43米,单檐硬山顶,前有游廊,是兵工厂的枪械安装车间。 

    南屋为五间穿堂,面阔15.08米,进深7.84米,前檐出檐较深,后檐为封护檐,南门上方有砖雕“大春祠堂”四个大字。南屋当时为兵工厂的库房。 

    南屋后面的大片空地上,原来没有什么建筑。兵工厂来到之后,由工人自己搭建了十几间工棚。棚内安有洪炉,是兵工厂的铸、锻造车间。 

  

    在战争环境中,兵工一厂是在设备简陋、资源匮乏、生活艰苦的情况下坚持生产的。 

    最初,他们进行生产的主要设备和工具就是几盘洪炉、几个大风箱、几把老虎钳和一些锤子、锉、手摇钻等。后来,才逐渐改装和自制了一些简单的小型机床。加上缴获的一些机器、车床,只能说比纯手工操作好一点,也不是什么先进的设备。在这样的设备条件下,生产一些较高精密度的部件,效率极低。因而工人的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当时,他们是早晨五点多起床上操、干活,八、九点钟吃早饭,下午一点吃午饭,一直干到很晚才收工,一天要干十五、六个小时。有时,任务紧了就干脆吃、住在车间、工棚,困了就睡,醒了就干。 

    另外,原材料奇缺,没有钢铁和煤炭,办军事工业谈何容易!然而,这没有难倒广大干部职工。他们从部长到厂长、从干部到工人,人人献计献策想办法克服困难。一方面派人外出,在新乡、安阳、济南、天津等敌占区城市设了一些秘密的联络点、采购站,冒着生命危险去套购材料;另一方面派人到民间农村走街串巷,收购破铁锅、古铜钱等材料;同时,还组织民兵、部队破坏敌人的铁路、火车等,弄来道轨、火车轴、钢板等材料。为此,冀鲁豫军区曾于1945年8月25日于单拐本部发出攻字第三号命令。其中,第八、九两条这样写道:“靠近铁道之分区,应尽最大努力彻底破坏铁路、桥梁,用枕木烧毁车站,搬回铁轨……对群众搬回来的电线、铁轨等,应采取收买的办法,予以奖励。”要“大量收集子弹,收买西药和各种机器、军工原料,作为长期坚持自立更生的物质基础。”另外,不少情况下,是把缴获敌人的废武器、弹壳等重新修配、复装,这样,既节省原料,又能快出产品,支援前线。曾经有一首诗歌描写当时生产炮弹的情景: 

  

       倭鬼投降缴空炮, 

       奈何无弹难攻坚。 

       炮弹工厂应运生, 

       随军壮大作贡献。 

       农民锅、古人钱, 

       敌人炸药重装弹。 

       人摇机器毛驴运, 

       炮弹源源送前线。 

  

    当时,兵工战线广大干部职工生活待遇都很低。干部实行供给制,月津贴按小米折价仅7.7元,一套粗布衣服穿几年,一年两双布鞋,被子又小又薄,睡觉时得把脚头捆住,否则就盖不严;工人实行技术津贴,分甲、乙丙三等九级,最高每月35元,最低的14元。平常生活,吃的是窝窝头,喝的是小米粥,就的是老咸菜,穿的是粗布衣,抽的是旱烟叶。但同志们以苦为乐,经常唱着自编的歌谣:“平原兵工靠人民,黄河两岸常搬家……艰苦奋斗靠觉悟,必胜信念是灯塔。”以此来鼓舞斗志,坚持生产。 

  

     1945年冬,冀鲁豫军区军工部根据朱总司令和刘、邓首长的指示,向兵工一厂下达了制作九二步兵炮的命令。 

     听了程重远部长向他们传达的命令,张受益、杨俊杰和许冠英三个人一下子都惊呆了。制造九二步兵炮,能行吗?一个大大的问号在他们眼前闪现着,脑子里立时浮现出种种困难情况…… 

    见他们都不说话,程部长笑了笑说:“怎么,有困难吧?” 

    未等三个人回答,程部长又接着说下去:“当然,困难肯定有,而且还不少,但是,我们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决不能在困难面前低头!制造九二步兵炮是部队的需要,战争的需要,满足这两个需要是我们兵工战士神圣的、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 

    程部长指示,困难要想到、想足,要一条一条地摆出来;但同时也要看到优势和长处。要作好***思想工作,走群众路线,充分发动群众,相信和依靠群众,大家动脑筋、出主意、想办法、群策群力。有党的领导,再加上群众的智慧,困难就会一个一个被克服,我们就一定能创造出兵工史上的奇迹! 

    程部长的一番话,讲得他们一个个热血沸腾。三个人一齐站起来,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用坚定的语气说道:“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要完成试制九二式七十毫米步兵炮的任务,对于当时的兵工一厂来说,困难是相当大的: 

    一是技术资料不全,没有图纸。只能用郭小砦战役时炸膛的那门九二步兵炮作样机,比葫芦画瓢了!但是,这门炮损坏较严重,又经过运送周转和几个月的搁置,一些关键部件(如炮栓、炮筒、瞄准具等)已经丢失或残缺不全; 

    二是设备和原材料缺乏。热处理设备根本没有,机械加工也仍以皮带车床为主。尤其钢材和煤炭奇缺,可说是“无米之炊”; 

    三是人员思想状况、技术水平参差不齐。当时,兵工一厂人员主要有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由各军分区修械所合并过来的老工人,他们是工厂的骨干力量;一部分是从前线部队抽掉来的年轻同志,他们热情高、干劲大,担技术水平较低;一部分则是刚从伪、蒋军工厂解放、接收来的技术人员和工友,他们技术水平较高,但思想较为复杂。 

    针对以上情况,厂领导研究后,召开了一系列会议,统一思想,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共同出主意、想办法克服种种困难。 

    首先,党支部召开会议,统一大家思想,研究具体的行动方案;其次,召开全体党员大会,号召全体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以实际行动带动和帮助非党同志,沟通思想、互相激励、坚定信心、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共度难关;接着又召开技术骨干和班、组长会议,成立了由技师盖亮、工务长杜茂才和技术水平较高有实践经验的老工人参加的技术攻关小组,负责解决技术资料和试制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难题。最后,召开了有全体人员参加的动员大会。 

  

    动员大会在兵工一厂(陈氏祠堂)的院内举行。桂寨兵工厂的全体员工也参加了会议。(1946年初,该厂合并到兵工一厂)共有360多人。会场里,陈氏祠堂正殿 

的游廊上悬挂了一条横幅,上写“兵工一厂造炮动员大会”。两边厢房及南屋的墙壁上贴满了红红绿绿的标语,分别写着“服从战争需要,造出九二大炮”、“兵工战士志气高,坚决造出九二炮”、“群策群力,克服困难,造出大炮,支援前线”等口号。在主席台会议桌的前边,摆放着那门损坏的九二炮样机,显得非常抢眼。 

    动员会由杨俊杰政委主持。首先由程重远部长讲话。 

    程部长在讲话中向大家介绍了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国内形势,揭露了蒋介石假和谈真备战的阴谋,并以“上党战役”和“平汉战役”的实际情况为例,说明了我军只有坚持自卫反击作战的立场才能打退国民党的军事进攻,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接着他讲到兵工生产必须服从战争的需要、服从部队的需要,传达了军区、军工部的命令,并宣布为了加强力量,军工部决定将桂寨兵工厂合并到兵工一厂的通知。最后,他勉励大家同心协力、克服困难,造出大炮,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共同谱写我军兵工历史的新篇章。 

    程部长的讲话,开阔了大家的视野,增强了大家的历史使命感,鼓舞了大家的斗志。兵工战士们用热烈的掌声表达了他们拥护上级命令和坚决完成任务的决心。 

    接下来的一项议程,出乎了大家的意料。杨俊杰政委介绍了一位特邀嘉宾—— 

炮兵连长何占祥发表讲话。 

    平汉战役后,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成立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杨得志任司令员,苏振华任政委,曾思玉任副司令员。杨俊生升任一旅旅长,何占祥的炮兵连隶属一旅建制。为了开好动员会,程重远部长特意告知老首长曾思玉,并要他派人来讲一讲大炮的故事。曾思玉和杨俊生商议后,一致认为何占祥是个合适的人选,就派他携带慰问品,赶来参加会议。 

    何占祥的讲话,实际是讲战斗故事,因而特别吸引人。他手指着面前损坏的九二步兵炮,深情地回忆了潘溪渡伏击夺炮的战斗历程;又讲了反扫荡突围保护大炮的经过;介绍了八分区炮弹所在环境恶劣、设备简陋、艰苦异常的条件下,试制九二炮弹的过程;宣扬了这门大炮在历次战斗中发挥的重要作用,立下的赫赫战功;还讲了大炮炸膛时,曾思玉、杨俊生和炮兵连全体人员痛惜的心情。说到动情处,何占祥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何占祥最后说道:“为了这门大炮,多少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了试制炮弹,多少工人师傅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有了这门大炮,我们打了多少漂亮的胜仗、减少了多少伤亡;听说试制大炮,我们前方部队多少战士兴奋异常!我来之前,曾思玉司令员一再叮嘱,让我转达他和广大指战员的问候和期盼,并让我带来了100斤猪肉,让大家改善生活,为大家加油、鼓劲……” 

    何占祥的讲话极大地感染了与会人员,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此起彼伏的口号声、欢笑声和议论声。大家无不摩拳擦掌,恨不能马上投入到试制大炮的工作中去。 

    随后,张受益厂长讲话,他代表兵工厂全体干部职工,坚决拥护并执行军工部的命令,感谢何连长的精彩演讲,感谢曾司令员及前方指战员的关心和支持,表示决不辜负党、人民和部队的期望,克服一切困难,坚决完成任务。 

    接着,机工、锻工、钳工排各有代表登台发言,表示决心。 

    最后,许冠英副厂长讲了行动方案,宣布了技术攻关小组的人员名单,并对一些具体的工作要求进行了安排。动员会开得圆满成功。 

    动员会之后,技术攻关小组立即行动起来,投入了战斗。图纸资料是试制大炮的第一步,事关全局,影响重大。盖亮技师深知自己肩上承载的份量,自第一天起便以极大的热情,高度的责任感和忘我的精神进行工作。 

    首先,他与工务长杜茂才一起,将样机炮的所有零部件一一拆卸,逐件测量获得基本数据;然后,拿回住室日以继夜地进行绘图工作。天寒地冻,室内没有取暖设备,冷得如同冰窖。他画一阵,冻得实在忍不住了就哈哈手、跺跺脚,再继续画;夜里没有电灯,他就趴在一盏煤油灯下,伏案工作一干就是大半夜,常常是头离灯太近,头发被烤得有焦糊味了,才抬起头来,间歇一会儿。直到灯油熬干了他才睡觉。 

    盖亮绘图并不是比葫芦画瓢。一是因为样机炮已经损坏,零部件不全;二是考虑到设备、材料和工艺的限制,必须从工厂的实际出发;三是克服原炮存在的缺点,加以必要地改进。如炮栓、闭锁机、甩子、击发机构和拉火机构,都与日本的九二炮完全不同。这也是我们的大炮造成之后,取名为“盖亮号”七十毫米步兵炮的原因。 

    经过三天四夜的奋战,图纸终于画出来了,一场攻坚大战也随之付诸实施。 

    炮的结构主要有八部分组成:炮筒、闭锁机、炮栓、瞄准具、退壳机构、滑板及后坐力弹簧、升降转动机构、炮架及炮轮。 

  

    生产试制的第一道难关是材料问题。 

    该炮的发射速度为197米/秒,连续射击后炮筒升温可达近300度。要使炮筒高温下不变形,以保证射击的精确度,必须使用各种性能较好的优质合金钢 ;与炮筒连接的闭锁机(接套)更是需要大直径的无缝钢管或圆钢;另外,日本九二式大炮的管退匣和滑板都是铸钢件,大弹簧则要求用弹簧钢,这些材料都是无法办到的。 

     当时,我们一无自己的钢厂,二无有正规的材料来源,要造炮只有自己想办法。杨俊杰政委说;“《国际歌》中有一句词是‘不要靠神仙皇帝,要靠我们自己’。我们还是靠咱们的部队、靠人民群众、靠我们自己的智慧解决问题。”大家商量来商量去,觉得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向敌人的火车要材料。于是就把缴获、破坏敌人的火车轴、火车皮、火车轮子、火车上的大弹簧和道轨等,统统弄来,根据其规格和形状,进行改锻加工,物尽其用。 

    于是决定,炮筒就用火车轴改造。首先由刘兴义、张子明、王延儒等同志,根据炮筒需要的长度,在露天地里,顶着寒风雨雪,用手工锯汗流浃背地将火车轴从车轮两端锯下来,然后交给车工去加工。闭锁机用火车轴还不够粗,就用洪炉将其加热烧红,靠人工用24磅的大锤,一下一下地砸粗然后再加工。用火车皮,按照设计需要下成一块一块的钢板,而后用锤叮当叮当地把它铆成管退匣和滑板,再进行修错、锉刮、研磨,使滑板在管退匣上滑动自如,而且不能上下和横向的松动。驻退复进机上的大弹簧,也用火车上的大弹簧改制…… 

  第二道难关是锻造。                                                

    在这方面,锻工师傅们想了很多好主意,并搞了好多发明创造,降低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工作效率。 

    例如洪炉上原来使用的是人拉风箱,一台大风箱需要两三个人拉,劳动强度非常大。后来,缴获了敌人一辆破汽车。他们就把汽车引擎改装用来带动一台风车,造成了一台别致的鼓风机,解放了人力。 

    又如,制造与身管连接的闭锁机时,开始是用洪炉将火车轴加热烧红后,用人工打锤,劳动强度特别大,工效又特别慢。后来工人们发明了“手拉吊锤”:用铁棍或木杆绑一个4-5米高的三脚架,绑上一个滑轮,吊住一个大锤。锻造时,用人力把锤头拉起,再猛地放下去。用此办法可锤打30-50公斤的大部件,不仅解决了大炮本身所有部件的锻造问题,连以后制造炮弹,用道轨烧红后锻造弹体时,也是靠这门吊锤发挥的作用。 

  第三道难关是炮膛的机加工问题。 

     将火车轴按照炮筒的长度要求下料后,接下来就是在车床上进行机加工了。当时全厂仅有一台重皮带八尺车床,要完成炮筒的内外加工,确实困难异常。 

    为了攻下这道难关,盖亮技师带领技术攻关小组,结合车工方诚谦、康国宾、杨玉堂和钳工班长刘兴信等人,经反复研究、试验,制作了专用夹具、深孔钻头、拉线刀杆和分度头等,用蚂蚁啃骨头的办法,在这台老式车床上,由小到大慢慢地钻孔、扩孔、磨孔,最后又将自己制作的铣刀夹在车床上,完成了炮筒外皮和内孔的精加工。 

    最困难的是要在炮膛内拉出合乎要求的来复线了。该炮炮膛内需要24条膛线,等分在炮膛内径一周。拉完一道之后,将炮筒转动15度再拉第二道,曲线角是7度多。 

为了保证来复线的螺距尺寸要求,他们先制作了一根靠模杆,根据靠模杆来把握切削线。来复线的阳线宽度为3.4毫米,阴线深度为0.6毫米。根据这个尺寸制作了拉削来复线的刀头和刀座,又做了两个专用瓦架,把炮筒用它夹在车床上,以床头中心线按水平与刀架成垂直线,再将靠模杆夹在刀架上。这样,摇动大刀架,刀杆便顺着靠模杆上的来复线槽的螺距转动,就拉出了膛内阴线槽。为了保证质量,他们还自己制作另外专用测量样板。 

    拉完来复线之后,接着就是对炮膛内孔壁进行抛光。当时,根本没有研磨机械,可炮膛内的光洁度却要求相当高,按行话说,就是要达到“镜面抛光”。为此,他们制作了一套能自动调整中心的铣刀杆和刀座,用铰刀进行铰光,顺利地将拉来复线时产生的毛刺铰去。又精益求精,把平时舍不得用的零号纱布拿出来,缠在芯子上往复抛光,效果非常好。往膛内一看,真和镜面一样,尺寸公差也完全符合技术要求,大家都感到十分开心。 

  

    第四道难关是制造闭锁机。 

    闭锁机俗称炮尾,是开合式的闭锁机构。前部和炮筒紧密相连,后部又和炮闩部分连为一体。射击时闭锁炮膛,射击完毕后拉开,同时退出弹壳。它不仅是炮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要求较精密的部分。它既要在闭锁时绝对密封以保证足够的膛压和防止气体喷出;又要在拉合时保证其灵活性,以提高射击速度;又加上炮闩是易损件,这就既要保证其互换性,又要保证精确性。 

    首先遇到的困难是闭锁机和炮筒的连接。按要求它必须能经得住强大膛压带来的后坐力,1寸6个牙的螺纹接触面要求达到70%以上。这个技术要求在破旧的车床上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 

    怎么办?经研究还是土法上马,“蚂蚁啃骨头”!车工师傅们采用近似钳工刮研的方法,车出螺纹后,再用锉刀逐渐修去高点,扩大接触面,直至符合要求。其后部与炮闩连接的锥度锯齿形螺纹要求就更严格了。这部分结构的连接,不仅同样要求其坚固性,还要求同心度。因为撞针、退壳机构都在炮闩上,如果定位不准,将直接影响炮的射击、退壳等连锁动作。工人师傅们都知道,当时能搞到一点钢材极不容易,往往需要流血牺牲才能换来。因此,大家自觉地认为,出了废品就是犯罪。 

    为了保证质量,在加工之前,他们作出了各种样模、量具和炮闩的样体,在加工时,完全按照样体作业。锥度螺纹的加工需将车头调10度角,但当时的车床不具备这种性能,调出10度角便离开了床身上的固定螺栓。于是又重新设计制作了固定夹具。这部分机构的连接螺纹是1寸四个牙的,因而挂轮架也得重新制作。 

    后来的实践证明,当时制作的闭锁机构还是不错的。现在军事博物馆内陈列的那门大炮,虽经历过无数次战斗,而闭锁机构仍然开关灵活,完好如初。

    第五道难关是制造驻退复进机的大弹簧。 

    制造这种大弹簧,是在盖亮技师和共务长杜茂才的带领下,由锻工、钳工、车工联合作战合力攻坚才完成的。 

    首先,锻工把火车上的大弹簧加热伸直后按设计要求将它锻成一根扁方形两米多长的长条;接着,由钳工按照宽度样板,一根根地修错好,然后加热烧红在自己加工的绕簧芯子上一圈一圈地绕成固合的弹簧;第三步是冷却后由车工搪内孔、车外圆;待完全符合尺寸后,第四步再由钳工加热,拉伸成符合图纸要求的簧距,这才从外形上变成了一根象样的复进机弹簧。 

    但这样的弹簧还不能用,还必须进行第五道工序——热处理(即淬火和回火),这才是最难的“压台戏”。那时的兵工厂,一没有电炉和盐熔炉,二没有控温仪表,三没有专门的热处理工,四不知道材料的牌号和成分,究竟怎么下手,谁心里也没底。 

    由于已到了最后的关口,解决了这道难题,大炮的制作就基本上大工告成了。厂领导、技术攻关小组结合部分工人师傅,反复研究、制定试验方案,因陋就简,想出了许多土办法:没有专门的热处理工人,就由号称“万能”的钳工担任;没有电炉和盐熔炉,就自己动手砌一个专门的土炉子;怕弹簧加热后变形,就用一节大管子砌在炉子里用炭培起来烧,让弹簧在管子里间接加热;没有控温仪表,就凭以往的经验用肉眼观察,掌握火候。钳工班长刘兴信和老师傅夏振西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咱们摸索着来,我就不信干不成!” 

    试验开始了,就用砌好的土炉子,把弹簧放在管子里加热,用眼观察着,看到弹簧已大红了,估计已有800多度了,就赶快取出,一下子放到装满豆油的油桶里,然后再取出放入水中,这样就淬上火了。捞出来用锉刀一试,一点也锉不动。而后用纱布将外径打磨亮,进行回火。回火前先制作了一个大铁盒子,里面装上沙子,放在炉子上加热。待沙子加热到一定温度后,将弹簧再埋进沙子里并不断地翻动。眼看着弹簧慢慢变色:由浅黄变大黄、由大黄变金黄再变天蓝,等到变大蓝了,就赶忙取出放入水中。取出后用锉刀再一试,好象有点锉动了,接着就热处理好的弹簧,用手板压力机做固合性能试验。 

    这时,大家都围拢过来,又担心又高兴地看着,就象盼老婆生儿子一样。当手板压机大转轮一圈一圈慢慢向下转时,大家的心里都捏了一把汗。当转到第四圈时,只听叭的一声,大弹簧一下子断了好几节,象麻花一样碎了。在场的人几乎每个人的身体都抖动了一下,嘴里不自觉地“哎呀”了一声。 

    初次试验失败了,但大家都没有气馁。分析原因,夏振西认为还是硬度太高了,回一次蓝火还不行,下次改为回两次蓝火试试看。大家同意了他的看法,接着做第二次试验。 

    第二次试验增加了一次回蓝火。做固合试验时,大家还是围着看,心里又多了一层期待。眼看手板压机的大转轮一圈圈地压下去,固合到位了,大家都高兴地叫起好来。但是当转轮松开之后,却发现弹簧的高度不够了!尽管弹簧没有断,但它的弹性不够,仍是不能用。 

    第三次试验就基本有点数了。这次淬火之后,回一次蓝火、又回一次大黄火,经固合试验,基本成功了。大家看了以后,都高兴地跳了起来!至此,制造大炮的所有关键难题全部解决了。 

    在试制大炮的同时,制作炮弹的工作也同时进行着…… 

  

    冬去春来,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1946年春,兵工一厂试制的第一门大炮组装成功,并经过实弹发射试验完全符合要求。 

    试射成功了!兵工一厂沸腾了!从厂领导到普通工人,大家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又是喊、又是跳,大家用不同的方式尽情地宣泄着激动的心情…… 

    单拐村沸腾了!村民们敲锣打鼓,欢呼庆祝,杀猪宰羊,送到工厂,慰问英雄的兵工战士…… 

    军工部在陈氏祠堂大院召开了庆功大会,表彰有功人员。鉴于盖亮技师在试制大炮过程中的特殊贡献,将大炮的名字命名为“盖亮”号九二式七十毫米步兵炮。 

    大炮的试制成功有多种因素,其中关键的一条是出色的***思想工作。它起到了统一思想、提高觉悟、凝聚人心、启迪智慧、激发干劲、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克服战胜困难的重大作用。 

    除了战前的几次关键会议外,在试制过程中,杨俊杰政委和其他厂领导坚持和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及时观察掌握各种思想动向,采取了各种行之有效的措施。如召开“忆苦会”,让曾经在日本人开的沈阳东泽工厂当过工人的郝克昌,讲自己吃过的苦头、受过的凌辱,阶级仇、民族恨激发了大家爱国家、爱民族和当家做主的人的阶级觉悟;还经常召开***时事学习会或开生活会,学习和了解国内外形势,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提高集体主义观念,克服自身缺点和不足。 

    厂领导关心体贴职工的生活,千方百计尽可能的改善职工伙食。生产任务紧张或为了攻克一个难题连续作试验顾不上喝水吃饭时,厂领导就和炊事班一起将饭菜和水送到车间、工棚。为了使职工劳逸结合,缓解紧张情绪,他们还开展了一些文体活动。厂领导和工人们一起打扑克、打篮球。许冠英副厂长还亲自拉二胡,和工人们一起演节目…… 

    厂领导的关怀,更加激起了大家的干劲。他们自发的组织劳动竞赛。如机工车间就开展了“机床班次个人对手赛。王国荣和李汉先、刘冠英和杨达、曾玉林和李成爱等纷纷互相挑战和应战,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和产品质量。至今,陈氏祠堂正殿的游廊两侧的墙上,还留下了“挑战台”和“应战场”的字迹…… 

    兵工一厂从1945年冬到1948年,共生产了七门大炮,其中有五门装备了前线部队,发挥了重大作用。解放后,有一门大炮展览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中,历史将永远铭记兵工战士的丰功伟绩。